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26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亲密、信任的合作伙伴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秦厌不是没有想过挽回。

    其实从意识到他们无可避免的裂痕后,他就一直在试图弥补。

    他向她道歉,向她承诺,向她保证。

    那些从前他们心照不宣避开的,他都鼓起勇气提及。

    其实这并全不是他的错,闻盈知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僵硬、裂痕,也有她的部分。

    秦厌不说,她也不问,他的坦诚和她的回避都太被动,没有谁有什么巨大过错,他们共同铸就了过去的回忆。

    可过去已经存在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重要了,她想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秦厌应该也明白,她不想。

    闻盈不知道秦厌能不能接受,又是什么感觉,她没有空去观察。

    她有更值得关心的事业。

    直到很后来,一切都步入正轨,他们出席的所有场合都终于能理直气壮地坐上最中央的位置,满目所见的每一张面孔都带着友好的微笑,遇见的每个人都似乎能说会道。

    有人笑着起哄,“闻总和秦总是真伉俪情深,我得敬闻总一杯,不知道二位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,我先蹭蹭神仙爱情的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闻盈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人知道了他们真实的情况,还会不会想沾这份“神仙爱情”。

    那天闻盈没喝酒,秦厌倒是喝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开车,先把他送回去。

    秦厌一路都很安静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    中途闻盈偏头看了他好几次,以为他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但没有,他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,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灯光和树影,夜色很深,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轮廓,模糊又遥远,他也许是在欣赏,又或许只是不想看见任何人,久久凝视着,夜色仿佛渗过灯光也笼罩了他,无法抹去的阴郁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闻盈实在很想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,就好像很多年前他们第一次独处时,她也那么期盼他能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但这好奇和期盼一闪而逝,短暂得仿佛从未出现过,转眼就淡去了。

    她平淡地收回目光,体贴地为他保留这份清净。

    可秦厌忽然在这片静谧里开口。

    他没在看她,只是凝视着在黑夜里反光、倒映着他们影子的车窗。

    酒意微醺,他问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挽回你?”

    闻盈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她语气单调地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,怎么才能挽回你的心?”秦厌依然望着车窗,语气听起来倒是很冷静,“怎么能让你重新喜欢上我,就像十年前一样无法自拔,看见我眼睛都在笑,你给我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看来也只是听起来冷静而已。

    果然不能太听酒鬼发言。

    闻盈把车开进别墅区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在闹。”他不承认,霸总的气势不丢,“你给我一个方案,我立刻就去做。”

    闻盈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方案。”她说,“不是每件乱七八糟的事都有方案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秦厌莫名坚持,“一定会有方案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听起来竟然像只被丢弃的小狗,固执地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闻盈没去看他,她忙着停车,这时候就显示出司机的必要性了,忙了一晚上还要自己开车,实在太耗精力,她有点后悔当时没让司机跟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需要方案,我喜欢你不需要你参与努力。”她敷衍醉鬼。

    她希望能尽快结束这段无意义的话题。

    但秦厌不许。

    他靠在椅背上,忽然很轻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不需要我努力,还是,根本不需要我参与?”他问。

    闻盈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她终于把车开进院子,停在鹅卵石小路前面,偏过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秦厌,”她加重语气,冷淡,“下车,上楼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秦厌靠在椅背上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静默了几秒,突兀地转身,猛地攥住她的手腕,俯下身,用力把她按在皮质的驾驶座上,垂眸,幽黑的眼瞳紧紧盯着她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很难用语言描述出他这一刻的眼神,像在夜色里波涛汹涌的海水,太激烈的情绪,像是要把她撕碎一样。

    她甚至很难形容他眼神里的感情究竟是爱是恨。

    也许那本来就是最相近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你想喜欢就喜欢,不想喜欢就轻易收回,你有想过我吗?”他声音低低的,像很多隐忍,每个字都像是想从内而外地撕碎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,”他笑了一下,没有一点温度,“你本来就不需要我参与。”

    秦厌也许有点恨她。

    她很忽然地意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秦厌,”她叫他,心平气和,“你冷静一点。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