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23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秦厌幽黑的眼瞳紧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启唇,又仿佛不知说什么,连指节都攥紧。

    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最后,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闻盈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等待像是终于到了尽头,转过身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走出几步,身后忽然又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秦厌快步追到她身边,和她并排向前走。

    闻盈微讶。

    “送你到上车。”

    他试图不动声色地解释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说完,就在闻盈的轻笑里顿住。

    秦厌顿了一下,不由露出一点窘迫的神情。

    然而他看着她,幽黑的眼眸里有什么在涌动,也和她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切像是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他们又重新过上之前的生活。

    默契的交谈、亲密的行止,什么都和之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感情可真好!”

    入云居的云师傅真心实意地感慨。

    故地重游,当年清雅气派的入云居没什么大改动,布局依旧,陈设如昨,除了不起眼的摆设稍有变化,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今的掌厨仍然是云师傅,先前的精明强干不改,又多了点岁月沉淀的沉稳从容,只是亲自接的席面从一个月七桌降到了五桌,手底下带了几个小徒弟,风风火火,忙碌于庖厨。

    十年一晃,竟像是在这里停滞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当年入座的客人,却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正巧记得二位。”云师傅只是微笑,闻盈猜测这份经年的记忆能保留,多半是因为大手笔来入云居加塞“约会”的高中生实在很难有第二例,“这么多年了,真是有缘。”

    有缘。

    这个词多美好,无端让人微笑。

    可这美好似乎总是不够完整,所以微笑过后,有人幸福美满,有人只剩叹息。

    “她说得没错。”秦厌微微勾起唇角,“我们真的挺有缘分的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有点为这个判定而愉悦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九年了。”他自己算,说来也怔然,“总觉得还像是昨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时间从指缝里悄悄溜走。

    什么都好像没变,可什么也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九年,还来这里吧?”

    他问她,唇边还有一点弧度,可仿佛不那么自然,幽黑的眼瞳目不转睛地盯着她,所有没能掩饰好的忐忑与期许都藏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还会有下一个九年吗?

    闻盈抬眸凝视他。

    眼前清秀英俊的五官渐渐模糊,和从前还带着青涩阴郁的年轻面容重合在一起,很多年前的声音隔着时空悠远,“……你应该知道我请你吃饭并没有别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可现在他望着她,眼角眉梢都是忐忑和期待。

    他说,“下一个九年,还来这里吧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希望他的未来与她有关。

    九年了,她在心里悄悄感慨,好像没什么意味。

    真的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当然很好,她年少时的憧憬和暗自期待全都如愿以偿,曾经的遗憾和苦涩也都一一弥补挽回,怎么会不好呢?

    人生最好,似乎也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她看见秦厌渐渐僵硬的唇角悄然勾起,幽黑的眼瞳里也泛起灼灼的光彩,从眼角眉梢里涌起欣喜和雀跃的神采。

    真好啊,她想,谁都心满意足,没有遗憾。

    可很奇怪的,明明一切都在变好,一切都如愿以偿,当她安静地坐在那里,偏过头,出神地望着落地窗外沙沙作响的文竹、潺潺汨汨的清池,不知道为什么,一种很莫名的念头从她心头溜走。

    他们可能不会有下一个九年了,她想。

    第31章 迷恋

    后来的一两个月里,他们的关系就像是完全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,感情和事业条理分明。

    也许能称得上是理想状态了。

    所以小助理把文件夹摆在闻盈办公桌上的时候,后者才刚刚看完一个表格,她顺手拿起又打开,触目,怔在那里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股权赠与协议。

    甲方将其所有股权赠与乙方……

    那是秦厌在公司所占有的全部股份。

    全都赠与给她。

    恋人赠与名下股份,是带着金钱分量的爱意表达。

    可合伙人赠与名下所有股份,却意味着要散伙。

    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她连声音都急促,带着从未有过的尖锐,“秦厌呢?”

    抬头,目光凌厉。

    小助理来公司好几年了,从来没见过一向温柔从容的闻总这样失态又锋芒毕露,目光就和刀子一样,几乎叫人心惊肉跳,根本连看一眼都不敢——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