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21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闻盈回过头,很娴静的侧脸勾勒出秀美的轮廓,目光不经意地朝他的方向扫过,那么一刻他甚至心跳都延时,屏住了呼吸,溢满的是说不清的期盼。

    可她茫茫地扫过一眼又挪开,没发现他,目光清淡得如同稍瞬即逝收走的月光,就这么在人群里路过,又走远。

    也许是无端,秦厌忽然想起很多年前,在泛着璀璨日光的青葱午后,他在人群里熙熙攘攘地走过,无数次不经意的回头,总能在人群里对上一双泛着光彩的明净眼眸,那么安静,比什么都清亮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他竟然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第28章 迷恋

    后来秦厌当然追上了闻盈,他们在喧嚷繁华的大街上走过,天气不大好,阴沉沉的天色伴着渐渐泛起的雨,直到晚餐后仍未止歇,反倒在夜色里演变成频频坠落的豆大雨珠。

    三四月的风已不冷,但足够让雨珠斜斜地绕过伞面,把再从容的路人也变狼狈。

    停车场离得有点远,伞还是临时买的,秦厌斜斜地支着,刚刚够把两个人笼住,稍分开哪怕一点都局促,让他们紧密地靠在一起,他紧紧地揽着闻盈,在错落的商店屋檐下匆匆走过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明明街上人来人往,但每一把伞下似乎都隔绝成与世无关的私密空间,哪怕两把伞面摩擦着迎面而过,近到对面伞面上的雨水都滴落在袖管,也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路过的人,那样遥远。

    唯一切近的、唯一真实的,只有同样在伞下近在咫尺的那个人,是透过衣料传递来的温热,是他怀里柔软纤细的身影。

    孤独世界里的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人说起阮甜。”停在十字路口时,秦厌忽然说。

    其实这话似乎不合适对闻盈说,说来也是彼此尴尬,从前秦厌从来不提,他们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闻盈在嘈杂里捕捉到他突兀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,露出一点讶异。

    夜色与霓虹灯里,秦厌目不转睛地望着对面路口的红绿灯,侧脸在黑夜中描摹出流畅英挺的轮廓,声音被嘈杂的雨声、汽车喇叭和人群.交谈声打碎一半,只剩下朦朦胧胧的另一半飘到她的耳边,“荒唐话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就够把前因后果说清,雨声再嘈杂,也吞不去近在咫尺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他说完,等了很久,也没有等到闻盈的回应。

    秦厌想看她,又忐忑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可他最终还是偏过头。

    巨大鲜亮的led屏幕光芒闪烁着交错,投在过路行人的身上脸上,一时雪白,一时又黯淡。

    强烈的光影里勾勒出闻盈秀美白皙的脸颊,她是那种颊边有一点婉约柔和的轮廓的长相,漂亮得不露锋芒。但在这忽明忽暗的鲜亮光影下,竟然映出一种别样的冷淡。炽白光亮里,清清冷冷,阴影落下时,又仿佛更遥远。

    秦厌不知怎么的,微微收紧了揽在她身侧的手,仿佛在和谁较劲,想离她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树枝在风里摇动,落下叶片上的雨水,在伞面上一阵“劈里啪啦”的躁乱响动,像是谁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真无聊。”闻盈说。

    很淡,也很冷。

    秦厌知道她不太高兴了,这是难免的,但不是他提起这件事的本意。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问她,“你好像从来没问过。”

    关于他的过去,关于阮甜,除了他曾三言两语提及的那些,她从来没问过。

    他其实可以很坦诚,把往事和心意都剖白,他已把很多事情翻来覆去想得清楚。

    秦厌一直在等。

    但闻盈从不问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,久到忐忑也变成若有似无的焦躁和疑问,让他反反复复地想着同样的问题,在夜深人静或静默独处时响着同一个疑问,她是否像他此刻期待靠近她般,同等地想要了解他、接近他?

    秦厌一直知道闻盈喜欢他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靠近,才发觉这喜欢就像是水中月、镜中花,动人处是很动人,可想要触碰,却又遥不可及,总是差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可最初……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闻盈终于看他。

    伞面的阴影投在他眉眼,一半是明,一半是暗,恍惚是很多年前她在人群里远远描摹的模样,唯独不同的是他此刻幽黑眼瞳目不转睛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用在沉默里把失落的目光从他的侧脸划过了。

    可那都已经是遥远到陌生的回忆了。

    飞溅的雨珠从四面八方潜进伞下,可她一点都没沾染,她微微垂眸,目光落在秦厌湿透的肩头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握在他举着伞的手上,轻轻把朝她倾斜的伞柄扶正。

    “是很难过的回忆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秦厌的家庭、童年和过往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没有好奇过,也不是从没想过靠近,可那时他那么遥远。

    她想起从前很多次的追问,他的避而不谈,那时她有多失望呢?

    但现在她又有点懂了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