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19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他从不后悔过去存在的每个篇章,但时常希望能回到更早的日子里,去抓住一些曾触手可得,却在当时不觉可惜的时光里一寸寸流逝的东西。

    填满这些时光的,是他的太过迟钝、他的犹豫不决,还有太多事与愿违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但我可以属于你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不是她属于他。

    是秦厌属于闻盈。

    交错的灯光和投落的灯影里,闻盈看见他藏在幽黑眼瞳里的满心期许,像是遥远到随手抹去的星光,忽然带她回到很多年前浸着细细碎语的大礼堂,在满座的观众里,她隔着很多人仰起头和他在心照不宣的隐秘里交换微笑。

    她那时在想什么?

    闻盈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记忆和现实画面重叠。

    那时她想……

    如果这一刻长一点、再长一点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梦寐以求成真,谁能不心满意足?

    她听见心口混杂着轻叹的微笑。

    在很亮很亮的灯光里,她微微偏头,微笑。

    她看见秦厌从期许里绽出的喜悦,就像很多年里她一直念想的一样纯澈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第25章 迷恋

    -40-

    两三个月后的某个黄昏,闻盈接到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闻盈,你可不可以让我借住几天?”一个久无交集的人在电话那头顿口无言,每个字都像是艰难,“……我和林州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这大半年来,阮甜第一次和闻盈联系。

    其实她们一直不算关系亲密的朋友,生活在不重合的圈子里,选择的是不同的人生方向,只有偶尔,生活碰撞着产生了交集,彼此交换一个礼貌友善的微笑。

    闻盈知道阮甜毕业后和林州一起留在国外,不出意外的话,未来不会回国。

    “你在那边的工作呢?”她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辞职了。”阮甜低声说。

    突然的分手,突然的辞职,突然的回国,她身上一点钱也不剩,她在这里长大,可她好像没有家。

    闻盈答应了。

    阮甜请她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回国的事,她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们的关系似乎是还没好到这样的程度,但闻盈这么做也不需要很多理由,就像很多年前她想把陈婉的盘算告诉阮甜,很多年后她也愿意答应阮甜的请托。

    她去机场接阮甜,把那个仓促收拾的小行李箱塞进后备箱,神情憔悴的旧识朝她勉强微笑。

    路边的小面馆里,阮甜在灯光昏黄里对着一碗云吞面狼吞虎咽,“还是这个味道……我真的好久没吃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忽然又赶紧低下头喝一口面汤。

    闻盈假装没看见她通红的眼眶。

    “还没恭喜你和秦厌。”阮甜说,“之前我就看到了,但当时有点乱,状态也差,想给你打电话来着,结果忙忘了。”

    仓促回国,没什么亲故,阮家从来不是她的家,身上没有一点钱,她有想过求助秦厌,但犹豫了一下,电话竟然打给了闻盈。

    阮甜迟疑了一下,抬起头,借着小面馆不太亮的壁灯光线,勾勒出闻盈干净明澈的轮廓,和一点点泛着光泽的白皙面颊,一如很多年前的剪影,好像从来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她想到自己一团乱麻的生活,和青葱岁月里所期盼的未来没有一点相似,她忽然很想知道,闻盈是否过上了少年时期待的生活。

    思绪万千,阮甜自己也理不清。

    脱口而出是艳羡,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就想,这个女孩子好骄傲啊。”

    闻盈微怔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那么安静,其实什么都要最好、最完美,差一点都不行。骄傲得孤独。”阮甜茫茫地微笑了一下,“你其实从来不和人交心的。”

    闻盈似乎有点想反驳,但阮甜更先一步说下去,“你看,你从来没有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多点头之交、互利互惠,但闻盈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很难说是她不想、不需要,还是做不到,她从来不曾拥有真正交心的朋友。

    一个都没有,从来没有。

    闻盈安静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这时候你会说,我们就是好朋友——电视剧里都这么演。”阮甜很轻地微笑。

    但现实并不是电视剧。

    她们也并不真的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闻盈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阮甜于是又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朋友。”她说,又好像不太甘心,她问闻盈,“其实我们可以是朋友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闻盈看着她,微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时候真羡慕你。”阮甜喃喃。

    如果是闻盈,一定不会在阮家十年仍是战战兢兢的外人,不会在感情里进退维谷狼狈退场,不会辗转二十年仍觉无处存身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幻想过成为闻盈这样的女孩子,做什么都有勇气和底气。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