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16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这当然是句没意思的玩笑话。

    但秦厌很淡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会亏吗?”他反问,声线低沉。

    闻盈眼睫颤了颤,似叹非叹。

    “也是,你这么精明,怎么会亏?”她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秦厌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忽然偏头看她,幽黑的眼瞳紧紧注视着她的侧脸,把她的每一点细微表情都收拢。

    “不会亏吗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闻盈却没有看他。

    她安静无言了很久,才很轻地开口,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秦厌忽然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闻盈走了两步,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微黯的灯光里,他目光灼灼如星火,仿佛带着真切的热意,毫不掩饰地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“闻盈,”他声音低沉,“这次我想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在过去的无数个日夜里,他翻来覆去想了很多遍,甚至祈愿能回到那个被悬崖狂风沉浸的夜晚,说出他已确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比任何一刻都更清醒。”他说,“当初的那个问题,我想再问一次你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闻盈垂眸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啊?”她故意装不懂。

    可话尾微扬,就像指尖在雾蒙蒙的窗上三笔勾出的笑脸。

    那一点点浅淡又上扬的弧度。

    秦厌眼里的星火砰然绽放。

    他不自觉勾起唇角来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?”他懒洋洋地笑,几乎有些重拾罕见眉眼飞扬的少年意气,“那我再问一遍。”

    秦厌目光紧紧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闻盈,”他低声说,用尽郑重,“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?”

    闻盈的目光紧紧贴着他的面庞。

    这可真不够理智,她想,这其实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呢?

    兜兜转转好多年,她还是心动。

    偏偏心动。

    在微凉的晚风和微黯的灯光里,她垂眸,似叹非叹,侧脸轮廓温柔似画,去拥抱很多年前、青春年少的梦。

    “好啊,”她说,唇角微扬,“那就试试嘛。”

    第22章 迷恋

    -33-

    热恋时就像醇厚的牛乳。

    所有的甜都隐秘地藏在悠远纯粹下,明明没有一点酒精,但已心甘情愿沉溺沦陷。

    “最近恋爱了?”天南地北采风见朋友的尤女士难得入住她的公寓,在昏沉的暮色里很懒散地打了个哈欠,掖了掖身上的睡袍,很有兴致地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闻盈,“还是你那个学长吗?”

    闻盈握着眉笔的手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只和尤女士提过秦厌那么一两次,而且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提亮。”尤女士弯下腰,宝石蓝美甲的小拇指在眼影盘上虚虚点了一下,然后抬起头,从镜子里和闻盈对视,很狡猾地笑了起来,“女儿有自己的小秘密了,可妈妈什么都猜得到哦。”

    闻盈抿了抿唇,不接茬。

    她轻轻放下眉笔,按照尤女士的指点补眼影。

    “秦夫人可不好相处哦。”尤女士刻意地叹气,“她这个人,要求很严格的。”

    闻盈确实被尤女士钓到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“很严格?”

    “她还是有点名气的呢。”尤女士微妙地笑了起来,“她以前是学服装设计的,天之骄女,可惜性子太要强了,接受不了别人比她强——除非真的惊才绝艳,否则这样的性格可没法在这行混。”

    但凡是和艺术搭边的行业都吃天赋,有些人就是老天爷赏饭吃,你再怎么努力也望尘莫及,到哪说理去?

    秦夫人出身优渥,性格极度好强,从来没输过谁,本身也有点天赋,一直顺风顺水,没想到某次公开比赛遇上了一个真正天才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时主办方和秦夫人家有点拐弯抹角的关系,给秦夫人透露过最终排名,甚至暗示可以为秦夫人进行暗箱操作,没想到秦夫人本性高傲好胜,反倒觉得这是更深的羞辱,一怒之下直接封笔退圈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婆婆可不好相处啊。”尤女士有点看乐子一样摇着头。

    闻盈从镜子里淡淡地瞥了尤女士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说,只要享受恋爱的甜美就可以了吗?”她不太搭茬,主要是不愿意成为尤女士的乐子,“怎么轮到我这,只是谈个恋爱,你连婆媳关系都考虑起来了?”

    尤女士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又不像,我女儿还是有点传统的。”她很没所谓地把玩刚做好的美甲,“校园时代还是不能遇见太喜欢的人,不然就得吃点爱情的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尤女士其实是主张及时行乐的那种人,认为尝尝爱情的苦也是一种人生体验——不过也不能太苦,那就成了冤种了。

    闻盈最后一遍检查妆容,“啪”地盖上口红,拿起旁边的坤包,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今天会晚点回来,不用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