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14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)页
    秦厌想问她。

    话到嘴边,他想,好像太越界。

    可其实他们一直都在越界,他又想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喜欢香草味?”

    秦厌问她。

    闻盈微微怔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问题一定来自那融化的大半盒奶昔,但她没想到秦厌会追问,也没想到香草味不是“凑巧”。

    可是多好笑,她想吃又不敢吃的小心翼翼,看起来竟然像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她说,有点想解释,但电梯门无声无息地开了,露出外面黑洞洞的车库。

    言语又重新止于唇齿,解释又似乎多余。

    闻盈的唇瓣微微颤了一下,很快又抿成一点叹息的弧度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可秦厌没有放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?”他大步跨出电梯间,站在外面,回头看着她,很简短地问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和异性说起生理期似乎总有些微妙的尴尬,而若这个异性是秦厌,不明不白的尴尬就更多了一点。

    闻盈微微抿了抿唇,很快便平息了这尴尬。

    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,只因对方是秦厌,她才有那么一些犹豫,但其实也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话语已在唇边,她脚下的台阶像是早已松动了一般,猛然翘起一角,闻盈今天穿的还是高跟鞋,鞋跟极细,根本无法维持平衡。她猝不及防,脚下一崴,踉跄着向前方摔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是秦厌揽住了她。

    一片黑暗中,唯一闪烁的幽微的灯光里,她听见他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第20章 迷恋

    他们在一片寂静里沉默了一瞬。

    秦厌仍然揽着她,但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开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们离得实在太近了。他怕冒犯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他停顿了一下,低低地问。

    茸茸的气息擦过闻盈耳畔,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一点振动,就像是一个若有似无的吻。

    她很轻微地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闻盈比谁都想回答她没事,可偏偏她刚想退开一点,脚腕就钻心地疼。

    “……崴到了。”她无言。

    秦厌也沉默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疼的厉害?”他低声问。

    闻盈很想说不是。

    “有点疼。”她尽力委婉,虽然按照她的经验,接下来起码一两周才能恢复,但也不是不能坚持,“就是接下来半个月不能出外勤了。”

    闻盈当然也要出外勤的。她也是公司的股东,很多客户和合作方都需要面对面洽谈维护,秦厌一个人掰不成两份。

    而有时穿高跟鞋又是一种必要的礼貌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了,并且相当恼火地决定从今天起讨厌高跟鞋。如果她今天穿的是平底鞋,刚才她根本不会崴到。

    “还能走吗?”秦厌问她。

    “坚持一下吧。”闻盈抿唇。

    不坚持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秦厌扶着她,看她硬撑着走了两步,又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了。”他说,叹气。

    闻盈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偏头,就着微弱的灯光看他。

    秦厌没什么表情地抬起手,扯掉他胸前打得很齐整的领带,单手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。微渺的灯光顺着微微敞开的领口,描摹出他从下颌、喉结一路到锁骨的流畅线条。

    闻盈下意识地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她微微垂着眼睑,听见自己轻快的心跳。

    秦厌有点微妙地低笑了一下,像是被她的回避取悦了。

    但闻盈听见了他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和她的一样飞快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他说,在朦胧的灯光里微微俯身,“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她怔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偏头。

    他们在幽微的灯光里安静对视。

    一片沉黯里,他眼瞳幽黑,只夜灯在这幽黑里映照出一点清亮如星光。

    星光里,全是她。

    好得不像真的。

    她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。”她有点仓促地移开目光,垂着眼睑,匆匆忙忙地拒绝,比背台词更庄重,“我再坚持一下就好,不必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不必,实在不必。

    她会胆怯,就像飞蛾与火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崴得更厉害,一个月都走不动吗?”秦厌反问。

    闻盈哑然。

    微茫的灯光里,她贴在他的背上,搂住他的肩膀,像是揽住一个触手可及的梦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像春日的风钻进他领口,像突然重现的青葱岁月,带来昨日的璀璨日光,送他回到某个带着青草气息的遥远午后,在悠扬杳渺的钟声里,重拾那一刻的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“秦厌。”寂静无人的黑暗里,他听见耳边细碎如竹风的低语。

    她
第(1/2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