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10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闻盈搭同学的车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接下来有三天的假期,足够挥霍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喜欢放假,闻盈当然也不会,但当她从同学的车上下来,从极热闹一下子回归极静谧的夜色里,她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——要是接下来不放假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明天不放假,那么她今晚躺在床上沉沉睡去,明天又能回归平静而规律的校园生活,有那么多或熟悉或陌生的同学陪着她,她几乎是没有机会感到孤单的,也没有什么时间去思考和秦厌有关的问题。

    那么她就不会难过。

    闻盈微微皱着眉,有点忧愁地伴着夜色走向公寓楼,又在沉寂的夜色里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她愣住了。

    微茫的月光里,宿舍楼下停着一辆很眼熟的宾利。

    车窗半开着,露出秦厌那张清秀英挺的脸,在深沉的夜色里呈现出一种极深的阴郁。

    恰如昨日重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在她反应过来之前,闻盈已经站在秦厌面前了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用稍显生疏的语气问,“什么时候来的?我不是说了今天有事吗?”

    秦厌幽黑的眼瞳转动着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到了。”他沉默了一下,很轻地说,“我也不知道——可能是想碰碰运气。也许能等到你。”

    闻盈承认自己的心不争气地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又提醒自己——安慰奖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累了。”她很冷淡疏离地说,尽管她知道她其实是有点赌气,“请我当陪玩是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秦厌用幽邃的目光沉沉地凝视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忽然低下头,拿起手机点了几下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闻盈收到银行发来的收款短信,上面写着一个足够瞠目的数字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秦厌,”她很郑重地问,匪夷所思,“你今天是不是脑子有点毛病?”

    他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厌收起手机,夜色勾勒他没什么表情但仍然英挺的眉目,他静静地看着她,“但我感觉你有点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闻盈微怔。

    “我心情也不好,所以我希望你的心情能好一点。”他说,“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一点,我觉得很值得。”

    闻盈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——他简直!

    她站在那心不甘情不愿地沉默了好久,带着点只有自己知道的咬牙切齿打开了副驾驶座边的车门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带我出去玩吗?”闻盈抿着唇坐在副驾驶座上,晚风从车窗留出的一道缝隙里吹进来,吻过她精心打理的发梢,吹在她的吊带裙子边,像是无奈又温柔的叹息。她回过头看着秦厌,在后者略带笑意的目光里瞪他,“到底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秦厌漫不经心地发动车,宾利平稳地驶入主干道,在夜色里一往无前。他轻轻笑了一下,“反正不会逼你看《星球大战》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前段时间有谣言称某全球知名男星约会时逼女友看星球大战,登时火遍全网。

    闻盈瞪他。

    可没一会儿,她又没忍住,和他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,当笑声止歇后,在温柔又沉默的夜风里,她像是想起来什么,随口问,“为什么给我转的钱有小数?”

    秦厌短暂地偏过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注意,”他很随意地说,“正好卡上有这么多钱,一起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再后来,他们谁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第15章 迷恋

    坐在近百米高悬崖边上,等呼啸的夜风将鬓发吹乱,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低下头,峭壁就在你脚下,起伏的海浪在幽黑的夜色里翻涌到破灭,极致的安静里,是轰隆的风,盘旋着、呼啸着,把一切都掩盖、吞灭。

    你身边的人离你远去了,像是被吞噬在风里;你也变得微渺,仿佛已被掩盖。

    剩下的,只有孤独。

    闻盈抬手,拢住她鬓边因狂乱的夜风而翻卷的发丝,这座别墅临悬崖的一边有一个巨大的开放式露台,能够得到最佳的观赏体验。但很现实的是,这个露台就和许多听起来非常浪漫的存在一样,实际体验并不那么美妙。

    她走回别墅内,问管家要了件宽大的真丝睡袍。为了参加派对,她只穿了一件吊带小礼服,在夜风呼啸的露台上坐着是很好看,但也是真的冷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第一次住悬崖别墅。”她捧着温热的红茶坐下,没话找话,“国内这种猎奇的建筑还是比较少。”

    秦厌一直沉默地坐在那里,在呼啸的夜风和隐约的海浪声里消融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话,我把会员卡给你,下次再来。”他终于开口,回应她的没话找话。秦厌一向是很大方的,“这片别墅区都是俱乐部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闻盈没去问秦厌加入这个俱乐部的花销和条件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她说,“拿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