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终止迷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终止迷恋 第6节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明明是那样温驯漂亮的外表,明明看上去就是个谁也挑不出毛病的乖乖女,她平静地说出这话的时候,陈婉居然觉得……害怕。

    陈婉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片安静的死寂。

    闻盈抿了抿唇,握着扫帚柄的手微微张开了一点,又很快用更大的力握紧了,仿佛她手里紧握的不是一支平平无奇的帚柄,而是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并不能确定陈婉的反应是退让还是更加被激怒,但她知道她有耐心、也有勇气走到最后,即使陈婉恼羞成怒,即使今天她下场未必会好……

    “闻盈——”

    磨人的寂静里忽然有人叫她,急促而低沉,伴着急切的脚步声,顺着旋转楼梯冲上二楼。听起来竟有些让人不敢相信的熟悉。

    闻盈感到自己的心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猛地转过头。

    楼梯转角,秦厌带着未褪的夏风和半昧的阳光,一跃跨过最后三级台阶,大步冲上二楼,他微微喘息着,胸膛因剧烈的奔跑而上下起伏,紧紧地皱着眉,神色阴翳,带着一股明显的怒意,一头闯进这僵持死寂的世界。

    对上几个女生的目光,他似乎也微微愣了一下,放缓了脚步,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一点,目光停留在闻盈身上,确定她并没有受到伤害,眉宇间的阴翳才终于淡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他问。

    闻盈才忽然惊觉有那么转瞬即逝的片刻她几乎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她深吸一口气,有种几乎炙热的喜悦汇入她的心底,而她很清楚这喜悦并不全是为了困境的解除,让她雀跃地几乎要翘起唇角,浑身充满无穷的力量。这喜悦太难抑制,闻盈甚至不能假装未能察觉,她索性真的微笑了起来,“陈婉学姐和我进行了相当和谐的讨论呢。”

    陈婉看起来像是要把她瞪出两个洞。

    秦厌目光落在闻盈手里紧紧握着的帚柄,很明显地挑了挑眉,看起来完全没信。但他的神色确实缓和了下来。他顿了一下,用冰冷而锋锐的目光望向陈婉。

    “陈氏和阮氏的五年合约还在存续期。”他冷淡地说,“阮甜不愿意和家里说,我会帮她通知。”

    陈婉的脸色有点微妙地变了,但她仍狠狠地白了秦厌一眼。

    闻盈在边上观察着陈婉,在她看来陈婉的底气还是有点过分足了,阮氏的体量和陈氏差不多,陈婉此刻不该这么满不在乎才对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我再发现第三次。”秦厌用冰冷的目光警告地看了陈婉一眼,又落在闻盈身上,眉目间的冷意缓和了一点,他声音有点低沉,但莫名让人安心,“闻盈——走了。”

    闻盈不自觉地又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雀跃得有点过头,非得下死力克制不可。这着实是件有难度的事,幸亏闻盈有足够的自制力让她尽量保持平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她轻声说着,脚步轻盈地掠过陈婉,几乎是和其中一个女生擦肩而过,朝秦厌走去。在他身侧停下。

    他们并肩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闻盈回过身看向陈婉,明灭的阳光透过窗投在她身上,留下斑驳的剪影,她的神情仍是那样平和安定,把一切力量都隐藏在这安静下。

    她很浅地笑了一下,纯属礼貌,“秦学长的归他,我的归我。”

    “学姐,我今天说的每一句都是认真的,”她说,“如果你不信,我只能证明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闻盈说完就很干脆地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她看向秦厌。

    秦厌凝视着她,像是微微惊讶,在她回以目光的时候,却又好像忽然惊觉般快速挪开了目光,但下一瞬又重新落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,目光问询,幽邃的眼瞳里竟有点若有似无的笑意,“走?”

    闻盈凝视着他,这一刻她不去想陈婉,也不去想阮甜,那些在这一刻、在这里完全不重要,她看着他,心里有一个很轻的声音,在一片安恬的静谧里开出花。

    这还用问吗?她想,他问,她当然说好,难道还会有什么别的答案吗?

    至少此时、此刻、此夏与光里,别无答案。

    闻盈的唇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第10章 迷恋

    他们并肩走下旋转楼梯,像是一种微妙的默契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快走到小钟楼门口,秦厌顿住脚步,偏过身看了她一眼,神情微妙地变化了一下,像是想说什么,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,很轻微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闻盈,”他声线很低沉,叫了她一声。先前他身上那种深重的阴翳感不知不觉抹去了,秦厌看着她,似有笑意,“你打算把小钟楼的扫帚柄带走吗?”

    闻盈一怔,她几乎是要当着秦厌的面,烫手山芋一样扔掉这截扫帚柄。她居然就这么拿着它理直气壮地从二楼走到这里,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拿着它。

    她居然还带着这根扫帚柄和秦厌走了这么久!

    闻盈真的可以发誓,她短暂的十七年人生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